掌握趨勢 創造優勢(三) 認識幼兒雙語教育 過去辦學迴響 1
掌握趨勢 創造優勢(二) 孩子的歲月不能重來 過去辦學迴響 2
論全球雙語教育 以「超越自我」來 「超越別人」 談美式教育(上) 
築夢踏實-美國 ESL Program 竹北啟航 談五大教育理念 談美式教育(下)
 

對ESL Program的期許

Aspirations for our ESL Program

In America, within the schools' bilingual environment, it gave me the privilege to understand children's needs. Being able to have a closer approach, I could feel their strong desires for love, and the love of parents has no substitutions. Even though some children are very good at blending into the western world, learning to speak English fluently, and even heading straight to the universities without any difficulties, many of them had still developed a psychological gap which made them feel insecure and become distrusting. Due to the lacks of the parental love, they ended up not being able to get recognized by both societies and their future would be in jeopardy.

  民國八十年,因先生工作調動的需要,我們全家由美國返回了台灣新竹科學園區,也由於此,我離開了在美國創辦七年的六所學校,跟著回到了台灣。當時,要離開多年全心投入的學校,與家長、孩子們揮別,心中確實十分難以割捨。

  自幼受惠於老師們的鼓勵甚多,長大後自然而然的也轉投入了教育工作。到美國之前,我曾是個小學老師,活躍於教育工作舞台上多年。對教育的一股熱愛,很難從美國現實的生活中去拔除,儘管在美國自己的另外一份正式工作是──電腦程式分析師,我依然撥出自己可以擠出的時間全力投入於教育工作上。

  在美國,因為學校的雙語課程,有機會接觸了許多台灣的小留學生,在與他們過往交心的日子中,我最大的感覺是他們最需要一份「愛」,他們最缺乏的也是這份「愛」,這份家人無法用電話、用親朋所能傳遞的「愛」與「關懷」。 旅美時日,幸運者或能得到了父母所期待的「一口流利的美語」或「不用擠身考試就能進入的高中或大學」,但他們長期的無奈與異鄉中無法吐訴的委屈,已經種下日後不安全感的個性與不信任的人際關係,在整個孩子的人格發展已嚴重扭曲變形,在中西文化無法完全被彼此認同的環境下生活,孩子下半段人生的旅途可能需付出的是另一份更高的代價。

  選擇返台前最大的考慮就是顧忌孩子的就學問題,許多朋友勸我們繼續把孩子留在美國唸,但是我還是堅持選擇了給孩子最直接的「愛」,雖然我在乎他們未來的成就,但我更希望他們隨時擁有一顆「溫暖」的心,在「自信」與「穩健」的步伐中成長。比別人幸運地,他們可以選擇台北美國學校、科學園區雙語部...就讀。相對的,在選擇的過程中,我深深感覺到台灣的「教育機會」不是這麼的公平與合理,沒有雙重國籍,甚至沒有碩士以上資歷的父母,是不得其門而入,所以換句話說,因為父母本身的學歷與本事,決定了孩子未來起跑點的落差。

  也許是這些經歷與思緒,讓我對自己有更多的期許,旅美十餘年,跑過15個國家,我比別人更能感受這個國際化時代的腳步及21世紀未來孩子所須迎上的必要工具──美語與電腦。從事雙語教育工作多年,我更清楚孩子學習語言的能力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遞減,所以迫不及待地,我希望自己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提供給國內孩子一個「雙語教育」的機會,讓他們不必當「小留學生」更不須擁有「雙重國籍」,在台灣依然能有同等機會受到美國學校的美語文紮根教育,提供給國內孩子一個公平起跑點的機會,也提供給孩子一份能依偎在父母旁無慮成長的權利,他們一樣能迎上這個國際化時代。這份期許是十五年來個人一直努力的心願,確實,我也看到了璀燦的花朵。

  十五年來歷經台中華盛頓美語學校系統、葳格雙語小學教育體系、立人中學、幼兒學校及新竹矽谷雙語小學,在台推動ESL美語課程,落實雙語教育從幼稚園推展到高中階段,感謝立人中學廖董事長(原華盛頓董事長)十四年來的支持與肯定,讓我有機會實現個人理想,為台灣孩子盡一份心力。

  在工作中,靜觀ESL班孩子與外籍老師對答如流的交談,在網路上與外國孩子書信的交流,看到他們在美語能 力上的展現,讓我更肯定一位教育工作者是需要有更多的 付出與更高的遠見。為陪伴家人,回到新竹工作,希望這 份過去對「華盛頓學校」的期許,能化為未來對康乃薾學 校的寄望,為台灣新生代的孩子們綻放出更成功順利的花 朵,我衷心盼望!